大反攻的序幕 ——忆公怀路追击战
发表时间:2021-05-11 12:58:39来源:四平日报

  三下江南战役结束以后,部队回到江北扶余一带休整。在东北战场上,由于我北满部队不断出击,和南满保卫临江的连续获胜,已使蒋军变得更加困难。如果再歼敌两三个旅,战局会大大改观。

  “要翻山顶啦!”战士们人人喜形于色,个个情绪激昂,早忘记了三下江南的战斗疲劳,立刻掀起练兵热潮。全体官兵一个信念:练好本领,争取打更大的胜仗!

  这时,杜聿明认为我军刚刚结束春季攻势,又值江河解冻,不会在短期内再发动大的攻势,便想利用我军南北满主力被分割的局面,在南满集中力量向我进攻。在北满,则于吉林、德惠、农安、双山、通辽一带,凭松花江天险,构成一道千余里长的弧形防御地带,与我对峙,企图继续贯彻“南攻北守”的战略方针。我军一眼就看穿了杜聿明这一部署的致命弱点:兵力分散,纵深空虚,正好便于我军直捣中心,各个击破。总部决定趁热打铁,过松花江,展开大规模的夏季攻势。

  5月8日,部队浩浩荡荡越过松花江,迈开了反攻的步伐。

  二纵队长途奔袭,5月15日拂晓包围了怀德。它像一块磁铁,吸引着长春、四平的敌人。我纵则进至长春、四平之间准备打援。我师从农安、双山之间楔进,占领怀德以北五道河子一线,准备协同五师作战。这时,胜利的捷报不断传来,友军在山城镇、围场、昌黎,先后给敌人以重大打击。

  5月17日下午怀德解放了,但是自长春出援的敌人,却仍在原地打转。敌人为什么不上钩?难道他们发现了我们?我们正在纳闷的时候,总部发来了电报:“四平出援敌七十一军军部,率八十八、九十一两个师已抵怀德东南5公里之十里堡一线,与我五师对峙。现敌企图退却,你师火速进击!”

  “好,东不着西着。”我把电报递给梁政委,眼光移到地图上。脑里立刻出现了敌人顺着公路撤退的情景,这是敌人的血本,西满仅有的一点点机动兵力,一定要吃掉它!我说:“要大胆猛插,抓住敌人!”“对!”梁政委放下电稿,霍地站起来说,“部队士气正盛,一定要抓住时机,猛插死追,不能叫敌人跑掉!”

  天黑时,部队出发了。夜空中,到处是红红绿绿的信号,田野里枪鸣弹响,战火横窜。部队按着指定方向跑步前进。但是,当我们拂晓赶到公(主岭)怀(德)公路时,却不见敌人的影子,枪声也听不见了。情况不清,战士们又走得十分疲乏,于是部队原地休息待命。同时,命三团副团长黄才芳同志带一个营,继续向怀德方向侦察,并带着师指挥所一个电话班,以便及时报告情况。

  没有比打不上仗更使人焦急的了。战士们仰卧在路旁,三三五五地议论着。一些干部则跑到附近的小土包包上去瞭望情况,为首的是一团团长唐青山。唐青山本来胃病很严重,在江北休整的时候,组织上再三叫他去哈尔滨休养,他说啥也不去,一口咬定:“快大反攻了,一定得打个痛快再说!”现在却一直没能打上,焦急的心情可想而知。这时,黄才芳同志的电话就来了。

  原来,他们走出十几里路,就发现敌人正向大黑林子方向撤退。我立刻命令:“一团向大黑林子,二团向西南,三团向西,马上出击!”

  战士们在公路上和两侧的野地里,向前猛跑。一团政治处主任樊希孝同志振臂高喊:“敌人逃窜了!快追!决不能让他们跑掉!”唐青山露着胸脯,率领前卫营,飞似地赶到前面。战士们谁也不肯落后一步。有的战士跑吐了血,仍然一声不吭;有的昏倒了,喝口冷水,起来又继续猛追。人们只有一个想法:坚决把敌人抓住!

  突然枪声骤起,一团一到大黑林子就和敌人打上了。三营营长朱家礼带着九连首先切断公路。敌人还没来得及展开,双方便搅在一起拚杀起来。一营猛打猛冲,何万祥英雄连的战士们,端着刺刀,在连长谭作勤和政治指导员黄兴太率领下,往敌人纵深猛插,一气就俘虏敌人300多名。八连韩文信班,离开主力撵上敌人一个榴弹炮营。他们不怕人少,立即从两侧向敌攻击,结果一个榴弹炮营被他们吃掉了。

  这时,三团已经打到阎家店,二团在阎家店以南与我五师一部会合,迅速歼灭了敌人一个营。同时,我纵二师、三师也在大洼和英城子向敌人发起冲击。敌人完全被打乱了。站在师指挥所的山头上看去,但见满山遍野弹烟流动。我军以乱打乱,勇猛追逐,俘虏越聚越多,敌人丟弃的枪支弹药,遍地皆是。

  黄昏,残余的敌人钻进了村庄,借着黑夜的掩护作垂死挣扎。战士们立即端起刺刀杀进村里,边打边喊:“四处都是我们的人,插翅难逃,缴枪不杀!”敌人自知难逃罗网,纷纷放下武器投降了。有一股敌人钻进了一个有两层围墙的大院,战士芦贵立即带领4个新战士赶到围墙根下,甩进去一排手榴弹。接着翻过院墙,一直打到屋里去。20几个敌人吓得浑身颤抖,一齐跪在地上,哀告饶命。

  黑夜降临,战斗完全结束了。七十一军两个师只一个回合其大部便被歼灭。最可笑的是八十八师,三下江南时在郭家屯他们被我们消灭了,依靠抓丁拉夫又成立起来,可是没过几天又叫我们消灭了。战士们一边收拾着枪炮弹药,一边说:“八十八师是顶呱呱的运输队,得给他们记上一功!”

  这一仗把杜聿明在西满仅有的一点机动兵力吃光了。随后我师又连夜赶到公主岭,消灭了一部分正要逃跑的敌人。随后,南下解放了新开原车站。同时,我纵二师解放了老开原县城,三师则彻底破坏了陶家屯与范家屯之间的铁路。我其他兄弟部队,也挥旗南指,攻城破路,把中长路上的敌人,拦腰斩成几段。长春、四平的敌人,则完全陷入了我军的包围。

责任编辑:aomi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