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兴弄里
发表时间:2021-05-02 14:14:28来源:常州日报

  也许方便父亲上班的原因吧,1958年蚕豆花开的时节,我家由木匠街搬到了横兴弄(今横兴路)内高头村22号一殷姓人家,7口人租住房东家一间用板壁隔出的平屋栖身。

  搬家那天,5岁的弟弟没跟上我们的步伐走失了,到处寻找无果,一家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直至傍晚,两位人民警察带着弟弟找上门来,大家一面感谢警察,一面惊诧于弟弟的记性,居然能记住尚未到过的新住址。

  横兴弄南首连着广化街,弄口现太平洋保险公司位置上是一家玻璃厂,我们天天跑去好奇地看工人们拉玻璃管。只见一人带着厚厚的手套握着空心铁管,先往炉膛里戳一坨烧得通红像糖稀般的玻璃溶液,另一位师傅将手中的铁管往溶液上一沾,两人同时一面往铁管里吹气,一面反向后退,一根玻璃管就拉成了,然后按照尺寸用玻璃刀割断,剩下的就扔在路边。我们迫不及待地去捡起来玩耍,未料捷足者的小手被烫出了水泡,从此都知道一定要待其冷却后才能捡拾。

  玻璃厂对面是居委会,有一个公共大食堂,大人们都把家里的铁锅捐献去支援大炼钢铁,家家户户就在大食堂蒸饭吃。饭端来后,人人都觉得只是比粥要稠些,量又少,没人吃得饱,群众议论纷纷。有一天,当食堂工作人员刚把蒸笼从锅上抬下来,一群大人立即冲进去掀开笼布一看,原来上三格蒸笼里蒸的都是长时间浸泡过的米,食堂人员每天都将这已经膨胀得半生半熟的米粒用罐子量给居民蒸饭。谜底终于揭开,全体居民义愤填膺。后传来消息说,经过调查,证实食堂人员集体贪污群众的粮食,参与者都受到了处理。

  高头村在横兴弄内中段,弯弯曲曲的小巷直延伸到北尉司路运河边。巷子里都是江南民居式平房,偶尔有一两户深宅大院。巷口有一位老爷爷会做篦箕木梳,每天都见他先用刨刀刨出一块块木板,刨刀槽口卷出的木花含有一定的胶质,左邻右舍的妇女们都来讨要,把它浸泡在水里蘸着梳头,用木花水梳过的头发整齐发亮。木板刨好后,老爷爷就用铅笔在板上挨个画上篦箕木梳的样式,然后用钢丝锯锯出密密麻麻的梳齿,再用木锉刀和砂纸打光,一把把梳子就大功告成了,整齐地排列着,煞是好看。

  横兴弄西北首为西水关,过水关桥就是西瀛里。明运河与春秋运河夹角处有一大片平坦的河滩,是家转运柴草的柴行,常年堆放着高高的稻草垛。我们在河边弯着腰向河中“削水片”,比赛谁的瓦片在水面上削得远、跳得多;或者在草垛间“掩蒙蒙”(捉迷藏),玩累了就爬上草垛腰部值夜人员开出的洞窟里睡大觉。那草垛里又软又暖,还避风,比家里的硬板床舒服多了。有时睡过头了,大人找来才回家。偶尔在马路边的涵洞里看到绿油油的火苗,吓得连呼“鬼火”落荒而逃,从此走过便心有余悸,及至中学学了化学才知道那是磷火。原来很早以前那里是乱坟岗,人或动物尸骨中含磷,一旦与空气接触就会自燃,因系冷火,故呈绿色。

  搬到横兴弄那年起,我和姐姐相继进入吊桥巷的广化小学读书了。那时街上车辆很少,小学生上下学不用大人接送,结伴从弄口穿过广化街就是吊桥巷,走过吴家场就到达了学校。在广化小学如何加入了少先队、业余时间如何完成“除四害”任务等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责任编辑:aomi
  1. 字号加大
  2. 字号减小
  3. 打印